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范文大全 > 检讨书 >

频频叩关联合国,台独分子意欲何为?

时间:2021-10-26 11:26:47 浏览次数:

近日台湾媒体报道:台湾当局在经历连续12年挫败后,今年将再度提出所谓台湾加入联合国案,而且除了延续过去委请亲台国家在联大提案,请联合国考虑让台湾加入的可能性外,还将首次提出另一个方案:建议联合国秘书长安南指派特使或真相调查团评估台湾海峡情势。台湾“外交部长”陈唐山表示,今年将以“促请联合国维护台海和平”与“台湾代表权”两案并陈的方式,再度向联合国叩关。其实不论以何种方式或名义,台湾企图成为联合国会员国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为何台湾当局仍然“执迷不悟”,每年耗费大量人力与财力游说友邦国家在联合国提案?这得从当年台湾被驱逐出联合国说起。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案,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26届大会上,由阿尔巴尼亚提出之“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益问题”议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悬殊票数获得通过,正式确立由北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取代台北的中华民国成为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代表,并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此即为著名的第2758号决议案。由于当时国民党政府对外宣称是自行退出联合国,并痛斥联合国早已失去公理正义,因此未尝试重新加入。因为丧失大会会籍,台湾也被迫从原来参加的联合国各附属机构中退出。主要国际组织中,只有亚洲开发银行的会籍在美国支持下勉强保住。

到了20世纪90年代初期,由于政治气氛逐渐开放,开始有人指出当年退出联合国的做法是一个政策失误。台湾是否应重新加入联合国也成为一个讨论的议题。依据台湾学者蔡百诠的说法,1991年4月1日在首都早报(现已停刊)曾刊出的一篇名为《一族多国,和衷共济》文章。文中表示当今世界有台湾、新加坡与中国三个华人社会,如果此三地能相互合作,必能扩大华人在国际政治的影响力。因此北京应该协助台湾重新加入联合国,让台湾成为中国在国际上的绝对忠诚的友邦。当时这篇文章似乎并未引起太多注意,但在当年9月,曾经因“美丽岛事件”入狱6年,后因患癌症而获准保释送美国就医的吕秀莲女士却在返台后于台北创立一个名为“台湾加入联合国促进会”的组织。当年联大开议之际,吕亲率支持者组成“台湾加入联合国宣达团”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游说,呼吁联合国“应对台湾敞开大门”。次年(1992年)吕秀莲以高票当选立法委员之后,更继续以“国会议员”身份继续推动台湾加入联合国运动。

1993年台湾当局首次对民间发起的所谓加入联合国运动作出响应

1993年台湾当局首次对民间发起的加入联合国运动作出响应。当年9月,台湾“外交部”委请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在联合国大会提案,请求联合国设立“特别研究委员会”以研究如何使“中华民国”参与联合国。由于支持台湾的国家在数量与实力上都居于绝对弱势,因此这样的议案在联大正式开议前的总务委员会上,就遭到封杀。1993年之后大抵也是循着此一模式来进行,只是内容稍有变化。有时是要求联合国大会重新检讨、撤销或修改1971年所通过的2758号决议,以期达到所谓“分裂国家平行代表权”的模式,用“中华民国”或“中华民国在台湾”的名称参与。1999年的提案,则是要求联大设立一个“工作小组”,以研究台湾参加联合国的问题。2000年民进党政府执政之后,台湾加入联合国的策略变得更加灵活,诉求也更为直接。2001年的提案中,台湾宣称加入联合国之举并不是要挑战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而是要让“台湾2300万人民参与联合国工作与活动的基本权利获得尊重”。2003年的提案则声称: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案只解决了中国代表权问题,却没有解决台湾地区人民在联合国的代表权问题。至于今年的做法似乎又更进一步,将联合国维持和平的核心宗旨为诉求,以“和平”之道德制高点切入,争取国际社会对维护台海安全的关心。台湾“外交部长”陈唐山还亲自撰文投书美国哈佛大学的国际政治评论(Harvard International Review),以各种角度说明台湾应该加入联合国的种种理由,据说文章刊出后还引起美国学界一阵讨论。

为了维持参与热度,台湾“外交部”每年都投入相当多的资源游说其友邦国家在联合国为台发言,还特地在其驻纽约办事处内设置了一个联合国工作小组。每年联大开议期间,台湾也会在美国各大报纸刊登巨幅广告,解释台湾加入联合国的必要性,并在纽约市电话亭、巴士站、机场制作广告进行宣传。同时民间也会组成庞大的宣达团,亲赴纽约向各国代表团游说。只是这样的宣传效果极为有限,许多活动都流于形式。唯一的成就大概是每年总务委员会耗费在台湾问题的时间逐渐增加,2004年的会议上,光是讨论台湾一案就花掉近4个小时。当时计有115国发言,其中94国反对,21国赞成,5个常任理事国中,美国未表示意见,英、法、俄及中国都发言反对。最后由会议主席加彭外长裁示台湾参与联合国案不列入联大议程。鉴于在总务委员会提案连年受挫,台湾也试图游说亲台国家在大会开议之后的总辩论会上发言支持台湾。2004年的总辩论会上,共有23个国家发言支持台湾,都是台湾的邦交国。但也有少数与台湾无外交关系的国家如斐济、捷克等提出会员普遍化原则,间接表示支持。

岛内各党派对所谓加入联合国态度几乎是南辕北辙,毫无共识可言

虽然台湾当局一再宣称加入联合国运动是全岛上下一致努力的目标,但实际上岛内各党派对此事态度几乎是南辕北辙,毫无共识可言。过去曾发生朝野各党派议员组成的宣达团在抵达纽约之后因理念不同而在记者会上当场闹翻的糗事。其实并不是意识形态上偏“独”的政治人物都支持台湾当局的做法。著名的独派人士如许世楷与陈隆志等一再主张与其拐弯抹角的请他国提案声援,不如干脆以“台湾”(Taiwan)名义直接申请加入联合国。其他人则认为台湾进不了联合国的关键还是北京的态度,所以在两岸僵局未解之前,不如先将力量投注在内政民生相关的议题上比较实际。近日台湾《中时晚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更直言批评陈水扁政府不设法解决两岸僵局,还刻意将台湾进不了联合国的问题解读为大陆对台湾迫害,其目的只是利用联合国议题制造被迫害意识,以利民进党年底大选。

今年将是台湾第十三次向联合国叩关,由日前台湾当局所公布的策略来看,今年主要仍是延续过去做法:先委请亲台国家在联合国提案,待议案遭封杀后再请这些国家在总辩论会上发言。台湾官员乐观地表示今年提出“促请联合国维护台海和平”与“台湾代表权”两案并陈的方式是一种全新思维,然而提案内容几乎与过去无异。从台湾各媒体报道篇幅缩小的情况来看,社会各界对这件事的反应已日趋冷淡,连当年发起加入联合国运动的吕秀莲也不再过问此事。不过当9月份联大正式开议之际,台湾外交部官员必定会像过去一样,煞有其事地详细计算有多少国家发言支持台湾、代表们说了些什么、美国日本等主要国家的态度是否转变等等。这样的做法让人感觉到台湾加入联合国与否已经不再是重点,反而成了台湾检验其友邦忠诚度的年度大考验。

(作者:美国丹佛大学国际研究学院博士、台湾彰化师范大学政治研究所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