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个人述职报告 > 教师个人述职 >

正太铁路路权回归往事

时间:2021-10-27 09:54:05 浏览次数:

正太铁路是我国最早的铁路之一。自1840年鸦片战争后,清政府割地赔款、国力日渐衰败,逐步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国家。外国列强加紧对中国侵略和渗透,向清政府施压,通过强行擅筑、假借“合办”、贷款控制等手段掠夺中国铁路路权权益和周边矿产,使得中国大部分的路权被瓜分。正太铁路的修建也是通过贷款方式控制路权的。

一、正太铁路起源

正太铁路东起直隶省正定府(河北省正定)柳林铺经井陉县、山西阳泉、寿阳、榆次到达山西省会太原府,也称为柳太铁路。沿线有煤、铁等矿产,物产资源极为丰富。1896年(光绪二十二年)清政府接受张之洞七年前的建议,决定修建芦(沟桥)汉(口)铁路,并且以芦汉(京汉)铁路为干线,邻省可修建支线与之衔接。山西巡抚胡聘之推崇张之洞“利用晋铁”的主张,于1896年6月初(光绪二十二年五月)奏请,山西商务局承办矿务时对柳林至太原铁路亦同请办,7月8日(光绪二十二年五月二十八日,阴历同月)得到光绪皇帝批阅“大致尚属周妥”可“妥筹办理”。俄国华俄道胜银行为了得到项目,推荐法国工程司越梨进行线路勘察。1897年5月17日(光绪二十三年四月十六日),山西巡抚胡聘之将线路勘察情况、借款事宜上奏。在俄、意两国驻华公使璞科第、罗沙第前往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催办”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电调山西商务局绅士曹中裕与璞科第、罗沙第分别签订路矿借款合同。1898年5月21日(清光绪二十四年四月初二),山西省商务局曹中裕与华俄道胜银行璞科第在北京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签订《柳太铁路借款合同》十六条。其中规定线路由直隶省正定府南柳林堡(铺)附近接近卢汉铁路处、至山西省太原府洪恩门外,线路约五百华里,工期三年,借款2500万法郎,合银680万两,年息六厘,25年本利还清。同年冬,法国实业团派工程司数人来华,经踏勘后,知工程繁难,建筑费极贵,决定采用一米的窄轨。

合同签订不久,同年,全国大规模的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和两宫太后、光绪皇帝逃离北京等重大事件爆发,修路之事暂时被搁置。

1901年底(光绪二十七年),华俄道胜银行向总理衙门重申前请,催办旧案。1902年6月(光绪二十八年五月)华俄道胜银行银行董事璞科第根据前约为据致电山西巡抚岑春煊,催促开办铁路事宜。并提出柳太铁路作为卢漢支线,应按卢汉合同加以修改。当月,山西巡抚岑春煊据此奏请清政府,将此事交外务部、路矿总局及督办芦汉铁路大臣盛宣怀共同议定办理。9月7日,外务部和路矿大臣奉旨研究后复奏,决定由原来的商借商款改为官借商款,并请铁路总公司事务大臣盛宣怀,按芦汉铁路办法与俄商妥订详细合同。

盛宣怀奉命与华俄道胜银行上海分行总办佛威郎谈判。经磋商,双方拟定了《正太铁路借款合同》二十八款和《正太铁路行车合同》十款。1902年10月15日(光绪二十八年九月十二日),由中国督办铁路总公司大臣盛宣怀同华俄道胜银行上海分行总办佛威郎,在上海签订合同。新合同名曰《1902年中国国家铁路五厘借款》,借款总数4000万法郎,合银1300万两,按九折交付,年息五厘,“三年之内全路告竣”。清政府派遣监督一员稽查出入款项。

《正太铁路合同》签订后,不到两个月,因俄国正在赶工东省铁路和南满支路,无暇兼顾。而华俄道胜银行系俄法合资所组成,法国巴黎银公司与华俄道胜银行“名虽不同,其所有董事仍系银行董事”。华俄道胜银行董事璞科第指示,将正太铁路转让给法国巴黎银公司承办。铁路债权遂为法国巴黎银公司所有。

1903年2月(光绪二十九年正月)正太铁路准备开工时,清政府才发觉筑路采用一米窄轨,当即提出反对。而璞科第以正太铁路“地势险阻、工程艰巨”为借口,坚持采用窄轨,最后,清政府让步。法国总工程司挨士巴尼为进一步压缩费用,要求铁路进入平原之后,线路取直,因滹沱河建桥费用高,将东端起点从正定府柳林堡(铺)南移到京汉铁路枕头(振头)站(石家庄村东)。

二、修建与改造

按照《正太铁路行车合同》规定,正太铁路建成后,由法国巴黎银公司经营管理,成立正太铁路监督总办,掌“监督”之权;成立总管理处由法国巴黎银公司委派总工程司主持,掌握运营管理全权。总管理处设在石家庄。总管理处设总工程司一人,首任总工程司法国人挨士巴尼掌管筑路工程全权。下设工务处、总务处、材料处、总机厂等,其下属的处长、段长、总会计、秘书、所长等全部由外籍人员担任。

1903年10月(光绪二十九年九月),在正太铁路总工程司挨士巴尼率领下,组成三个测量队,开始对线路分段测量。在《正太铁路车站海拔图》中详细记录了正太铁路的海拔测绘数据,起点石家庄海拔最低,仅有海拔71.05米,铁路经过太行山车站时,最高点海拔上升至1074.60米,到达终点太原府时,海拔回落至799.00米。

1904年(光绪三十年)开始施工,全线分六段陆续开工,最多时有五段同时施工,完成一段即开通使用。第一阶段,石家庄至乏驴岭,1904年5月(光绪三十年四月)正式开工,1905年8月(光绪三十一年七月)竣工,9月通车。第二阶段,乏驴岭至下盘石,1905年5月(光绪三十一年四月)开工;第三阶段,下盘石至平潭村,1905年6月(光绪三十一年六月)开工;第二、三阶段,于1906年9月(光绪三十二年八月)同时竣工,10月开通。第四阶段,平潭村至韩家城,1906年3月(光绪三十二年二月)开工,1907年3月(光绪三十三年二月)竣工,6月开通。第五阶段,韩家城至段廷,1906年4月(光绪三十二年三月)开工,1907年9月(光绪三十三年八月)竣工开通。第六阶段,段廷至太原,1906年6月(光绪三十二年五月)开工,1907年10月(光绪三十三年九月)竣工开通。除石家庄至乏驴岭、乏驴岭至下盘石之间,有两段由外国人承包外,其余大部分是由中国人承包商承包施工建设的。中国人实际上参与了正太铁路的设计、测量,担负了全线桥梁隧道和一切附属建筑的修建工作。钢轨采用法国威昂式每米28公斤轨,木枕多为美松,轨距1米,车站正线使用10号道岔,站线使用8号道岔。

正太铁路工程历时三年半建设,线路为单线双向,全长243公里。设有车站34个,其中石家庄、太原为特等站;获鹿、井陉、娘子关、阳泉、寿阳、榆次为一等站;头泉、上安、岩峰、微水、乱流、白羊墅、测石、芹泉、赵东为二等站;其余17个站为三等站。在石家庄、阳泉、太原等14个车站设蒸汽机车给水设备。正太铁路全线设置三个车辆维修养护的工厂,一是石家庄总机厂(现中车石家庄车辆有限公司),二是阳泉工厂,三是太原工厂。正太铁路石家庄总机厂是为了综合性维修正太铁路机车而设的,坐落于石家庄村东。而阳泉工厂和太原工厂属于简单的小型养护厂,皆隶属于当地机车房管辖。正太铁路于1907年10月(光绪三十三年九月)全线通车,清政府邮传部派京堂铁路提调梁士诒等前往正太铁路验收。

在正太铁路全线运营之后,设立了行车监督局和行车总管理处。中方政府代表出任监督局局长一职,掌管监督全权。行车总管理处,即法方总工程司的办公机关,由总工程司掌管正太铁路运营管理的全权。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正太铁路沿线遭到战争严重破坏,娘子关三孔铁桥被炸毁,运输中断一个半月。1913年和1914年发生特大洪水,不少地段路基、桥涵被冲垮,尤以段廷附近最严重。正太铁路通车后,由于需要改善线路,施工工程基本未断。1924年8月正太铁路沿线发生特大山洪,铁路遭到严重破坏。1938年至1939年正太铁路线路进行拓宽改造,改建为1435mm标准轨距,这时期改称为石太铁路,直接接入京汉铁路。 两条铁路汇聚在(石门站)石家庄站,结束石家庄市中两条线路两个车站相邻不连接的尴尬局面。

三、收回路权

根據合同规定,正太铁路借款本息还清后,法国巴黎银公司交还路权。1931年10月28日,铁道部任命了铁道部财务司帮办黄振声任正太铁路接收委员长,1931年4月,任命李世仰为正太铁路监督局局长,担任正太铁路接收委员,负责主持正太铁路接收的筹备工作。接收委员于1931年11月18日抵达石家庄,启动了筹备工作。1932年1月15日,正太铁路接受委员会函告法国正太铁路总工程师玛尔丹,要求法国巴黎银公司派遣代表办理移交工作,法国巴黎银公司委派总工程师玛尔丹为移交代表。根据行车合同第六条规定,中方提给法国巴黎银公司二成红利计371.0398万元,最终达成解决的协议。正太铁路接收委员会计划定于1932年3月1日将借款本息全部偿还完毕后开始接收工作的点收。但是,法国巴黎银公司借口《正太铁路行车合同》尚未到期,不交出经营权,于是铁道部叫停接收典礼日期。3月底,铁道部任命王懋功为正太铁路管理局长,4月6日又任命他兼接收委员长。1932年4月20日,铁道部改组后的正太铁路接收委员会举行了成立大会,组建了接收办公处。经与法方代理总工程师维诺协商,确定于1932年10月25日上午9时举行接收典礼。正太铁路接收典礼在石家庄正太铁路同人会礼堂举行。中方参加的接收委员会成员有:接收委员长王懋功,接收委员朱华、罗英俊等6人。法方参加的移交代表有:法国总工程师兼移交代表玛尔丹,代理总工程师的维渃,正太铁路的法籍职员13人。应邀参加的社会各界代表37人。正太铁路员工代表和会场工作人员共计123人。上午9时,典礼正式开始。全体肃立奏乐,向孙中山遗像三鞠躬。大会主席王懋功,恭读总理遗嘱后,以接收委员长身份作典礼主旨报告。法方总工程师马尔丹、铁道部监视委员汪文玑分别致辞,与会的9位社会各界代表上台发言。

10月26日,正太铁路接收委员会发布通告:“本路自十月二十六日起,开始接收各部,接收后悉归本局直接管理。”总务处、工务处、车务处、机务处、会计处、材料所等陆续完成接收。接收委员会组织了新的法规编审委员会,设立了购料委员会,裁并了购地委员,改组了铁路警察署,成立了国民党正太铁路特别党部,继续留用的原法籍职员一律改为铁道部专员身份在本路服务。接收之后,正太铁路文件废止使用法文,改用中文。并将工作时间改为8小时工作制。1933年2月1日,正太铁路接收工作全部完成。

为了纪念正太铁路路权收回,特修建“正太铁路接收之纪念碑”,正太铁路接收纪念碑的修建地点选在正太铁路同人会的花园内。纪念碑于1934年1月奠基,3月开始施工,6月11日举行了纪念碑的揭幕典礼。

碑文如下:正太铁路接受纪念  中华民国二十二年十月二十五日为正太铁路接受一周年纪念日全路员工请勒石志庆爰书数语以志崖略本路于纪元前九年贷法款兴筑历三十稔而约满债清遂于去年今日实行收回一载以还继往开来幸无殒越攷其成绩改进多端树碑纪念亦固其顾来日方长职责綦重于国家多难之秋懔建设救亡之急必也发扬蹈厉精进靡前始克有济凡我员工其共勉旃

局长  王懋功  撰   副局长  朱华  书

1935年6月,为纪念正太铁路路权回归的胜利,表彰时任正太铁路局正、副局长的王懋功和朱华的功绩,正太铁路的职工募捐修建了纪念亭,取王、朱二人名字中各一个字,命名为“懋华亭”。 懋华亭坐落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中华北大街西侧石家庄(下转18页)(上接21页)运输学校后院操场东北隅,亭高9米,钢筋混凝土结构。在直径5米的水泥台基上,8根八角形的柱子撑起圆如阳伞的尖顶,顶上矗立着一个造形别致的尖锥。正北面的横额上镂刻着“懋华亭”三个篆书大字,8根八角柱上刻有四幅楹联,亭内上部柱间的汉白玉嵌板上刻着隶书《懋华亭记》,记叙了修建该亭的经过。亭上文字为时任正太铁路局职员、中共地下党员陶希晋所书。新中国成立以后,石家庄市人民政府将该亭列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后被列为河北省第五批文物保护单位。

四、运输发展效益

1907年10月(光绪三十三年九月)正太铁路建成通车后,使闭塞、交通落后的山西省打开了一条现代化运输通道。不仅方便了东来西往的行人,也改变了进出山西的货物靠牲口驮运的落后运输方式。带动铁路沿线经济快速发展,据《山西通志·铁路志》记载:1907年(光绪三十三年)正太路全线通车后,平定、盂县、昔阳等地的煤炭通过火车运往石家庄、保定、北京、天津以及上海、镇江、汉口、广东等地销售,煤也成为铁路主要运输资源。1910年产运为247961吨,1915年产运为500589吨,1920年产运为941916吨,1923年增至1527858吨。正由于这样的运输助力,加之像保晋公司、井陉矿务局、正丰公司等一些矿厂积极采用机器生产,并在生产的主要环节使用了电力,因而使原煤产量大幅攀升。另外,由山西运出的货物还有铁、羊毛、棉花、粮食、水果等物品。而运往山西的货物主要的布匹、煤油、洋广杂货、纸烟。这些货物中除布匹是大兴纱厂的产品外,其余来自北京、天津和南方各地,促进地方经济的快速发展。铁路沿线一些村庄也随着矿产资源开发和工业的兴起迅速向城镇化发展。

由法国巴黎银公司贷款修建经营了30年的正太铁路,给银公司带来巨大的财富。按照合同规定借款4000万法郎(约合银1500万),按九折交款,实收3600万法郎,年息五厘,三十年共付息2319.4万法郎,银行酬金每年按万分之二十五计算,需付酬金5.8万法郎,由银行代办调度经理行车生利三十年,每年余利以十分之二酬谢银行,余利支付4819.5万法郎。法国巴黎银公司收回本金外,净得利润7544.7万法郎。据统计,正太铁路在法国人管理期内,每年营业支出最多为300万元,而每年营业收入最多为580万元,历年有盈无绌,故能如约还本付息。由此可见,正太铁路给法国巴黎银公司带来了丰厚的利润。这也客观见证了帝国主义资本家对中国财富的掠夺。

(作者单位:中车石家庄车辆有限公司党委宣传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