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个人述职报告 > 党建个人述职 >

安倍新内阁依旧风雨飘摇

时间:2021-10-25 10:09:00 浏览次数:

没有“政治与金钱”等丑闻缠身或嫌疑存在;是重量级资深议员,能平衡党内意见和派阀利益;是新鲜“面孔”且具特色,可提升内阁支持率。但是……

8月27日,安倍绞尽脑汁完成了新一届的组阁,但不到一个星期,9月3日农林水产相远藤武彦就宣布引咎辞职。有媒体称,日本山形县的一个农夫互助协会曾以虚报加入者人数的手段,从政府冒领了115万日元(约合1万美元)的农业互助保险金。日本会计检察院2004年6月就发现了该问题,但该协会至今仍未退还冒领资金。而该协会理事长正是远藤武彦。此外,就在同一天,由内阁任命的外务政务官(相当于副大臣)坂本由纪子也因自身任代表的自民党选举区支部政治活动费用多重计算等资金问题引咎辞职。9月5日,安倍内阁再出丑闻,新环境相鸭下一郎因资金报告疏失致歉。据称,负责管理鸭下政治资金的团体无法就过去资金报告中申报的一笔贷款作出合理解释。

这几起事件给原本有意以新内阁树立新形象的安倍政府以沉重的打击。

弱势首相再度起航

7月29日,扶桑酷暑,执政的自民党却在第21届参议院选举中遭遇严冬(详见本刊16期金熙德文和冯昭奎文)。8月27日,拒绝引咎辞职的党总裁、首相安倍晋三为平息党内外怨责,更为挽回颓势、振兴党运,痛定之下对内阁以及自民党领导层进行了全面改组:18名内阁成员中,除留任五人外,其余皆起用新人;自民党“党三役”(干事长、总务会长、政调会长)则全部以新换旧。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此番改造目的有二:“鼎新人心”和“上扬政权”。

安倍考虑的人选,大都符合以下三条件之一:没有“政治与金钱”等丑闻缠身或嫌疑存在;是重量级资深议员,能平衡党内意见和派阀利益;是新鲜“面孔”且具特色,可提升内阁支持率。

安倍一改首次组阁时被人诟病的“任人唯亲”和“论功行赏”方式,在注意派阀平衡、起用老将、甚至接纳异己分子上谋足了篇章,打造了颇具“厚重平衡”感的“举党一致”内阁。

起用“老将重臣”。伊吹文明、高村正彦、町村信孝、麻生太郎、二阶俊博五位派阀会长得以进入内阁和自民党领导层(自民党共有九个派阀),大部分阁僚也都是具备多次入阁经验的资深议员。

适当兼容并蓄而非排斥异己。如被称为批评安倍“急先锋”的参议院议员舛添要一被任用为厚生大臣;2006年总裁选举中的对立派或消极派——津岛派(旧桥本派)和古贺派、山崎派,也被安倍选任了七名阁僚。

适度“舍己为人”。安倍从自己出身派系——也是自民党最大派系的町村派,只起用了一人。同时,此次也没有按照惯例和政权运作的一般需要,把内阁和党务中两个最重要的职务——官房长官和干事长让本门派阀出掌。

另外,安倍将新班子命名为“政策实行内阁”,多次强调所用人选要具有“政策实行力”,包括推动“结构改革”和新经济成长路线、解决社会差距和地区差距等民生问题等。如与谢野出任官房长官的理由,除具有政治经验和调整能力外,精通政策(经济财政、法务等)是重要一条。而起用町村为外务大臣、高村为防务大臣,原因之一就是两人同为政界出名的“全方位政策通”,当然也就有助于推动延长紧迫的《反恐特别措施法》等。

“安倍丸”依旧风雨飘摇

据日本各大报的民调,改组后的内阁,其支持率上扬了十多个百分点。财界对改组结果也表示了有条件的支持和乐观。但是,新内阁仍然面临着以下诸多严峻课题。

消除政治资金等丑闻

据悉,安倍在改组前反复对候选人进行了“资格审查”,还指示自民党新领导层再次修改《政治资金规正法》。然而,尽管慎之又慎,改组不过数日,还是在外务政务官坂本由纪子、农水相远藤武彦以及环境相鸭下一郎身上发生了此类问题。

保持党内稳定与阁内一致

党内:被称为“党三役”的干事长、总务会长和政调会长,分别由出自小派阀或无派阀的麻生太郎、二阶俊博和石原伸晃担任。三人党内基础薄弱,能否顺利运营党务、控制来自党内大派的反对声音和不稳动向还是疑问。

阁内:安倍打造了厚重的内阁布局,但其弊处是“派阀平衡”路线可能死灰复燃;安倍新内阁的那些派阀领袖或资深议员,他们的政治生命和经历平均几倍于安倍,安倍很难驾驭,何况他们平素与安倍的政策倾向也未必一致。时机成熟时,他们不乏举行倒阁和反乱的可能性。

解决诸多紧迫课题

▲民主党的攻势压力。民调显示,自民、民主两党的政党支持率几乎相当。而民主党蓄意准备在掌握多数席位的参议院向自民党发难,使新内阁沦为“选举看守内阁”,从而实现提前解散众议院重新举行大选的目标。

▲民生、经济等内政问题。日本国民迫切希望新内阁优先加以解决的课题都与民生和经济有关。这就意味着,新内阁在修正小泉路线负遗产的基础上,还要继续推动“结构改革”,包括税制改革、社保改革、农业及贸易政策调整等。

▲政治安全课题。安倍在内阁改组后一再声称,新内阁建设“美丽国家”的构想没有改变,在2010年国会提出修宪动议的“参议院选举公约”也不会改变。这表明,安倍通过推动教育改革、容许行使集体自卫权、修改宪法等政治举措来摆脱“战后体制”、走向政治军事大国的既定政治路线并无更张。但是,在参议院朝野势力发生逆转的条件下,实现修宪目标已变得非常困难。又比如,围绕11月1日到期的《反恐特别措施法》,民主党坚称将阻止法案延长。然而,美国政府已多次要求日方延长该法并继续提供对美军的后勤支援。安倍显然已处于两难境地。

对华“合作又防范”

预计新内阁的外交将在安倍—麻生—町村“亲美保守”轴心的主导下推进,日本对外强化并利用日美同盟、走政治军事大国化的战略不会改变。这就决定了新内阁对华“合作又防范”的两手策略不会有大的变化:在推进“战略互惠关系”建构的同时,也会以推动“价值观联盟”之类的外交牵制中国。

但中日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开始走向不因双方政局变化而剧烈波动的阶段,何况,新内阁中不乏“知华派”大臣出任要职。其中,自民党内少有的知华派(常被日媒体称为“亲中派”)、担任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的高村正彦出任了防卫大臣;而出任小泉内阁外相期间“对华外交没有愉快记忆”的町村,卸任后对日中关系的认识似有积极的转变,具有了更多的平衡感,此次“梅开二度”应当不是坏事。这两项任命,对于日本外交重视亚洲和日中关系有一定的正面影响。另外,内阁中枢人物与谢野官房长官,其祖父母与谢野铁干、与谢野晶子是日本近代史上著名的反战诗人,其本人也主张日本政府要正确对待历史问题。

而在自民党领导层,总务会长二阶俊博是有名的友华派人士;负责政策制定的政调会长石原伸晃虽是石原慎太郎之子,但本人作为“政策新人类”,外交立场显得稳健而务实,其担任支持北京奥运会的议员联盟副干事长就是一例。

在安倍“船长”的带领下,新内阁如果能同舟共济、共赴党难,不乏走出困境、重振旗鼓的希望。但是,如果还是政治丑闻不断且阁僚离心离德、再加上在解决诸多紧迫课题上显得无能无为、最终被民主党逼入“解散总选举”绝地的话,本届内阁的命运也就可想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