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教师述职报告 > 大学教师述职 >

中国和日本全国体育场地普查中的调查方法比较及启示

时间:2021-10-26 11:46:14 浏览次数:

办公室制定普查实施方案,向各省份分配调查培训任务,各省级調查机构结合当地体育场地实际情况,按照不重、不漏的原则进行登记[9],由普查员现场采集体育场地信息后使用专用软件进行数据录入、上报。中国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取数任务主要集中在县、市、区一级,而街道、乡、社区、镇、村一级的体育场地调查工作较为薄弱。除实地调查工作量大之外,部分地区录入的调查数据量大,但对数据统计软件操作较为生疏。

日本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调查方式由委托调查和直接调查2种,其中:日本体育厅委托“日本调查中心”开展体育场地调查,该中心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约有1 100名调查员[10],通过与各都道府县教育委员会,市区町村教育委员会,综合大学、短期大学及高等专科学校教育委员会等建立联系(见表4),采用邮寄方式向各学校发放各类调查表,再由日本文部科学省完成数据录入和统计。另一方面,日本社会教育调查由文部科学省大臣直接向独立行政法人的体育场地负责人、都道府县教育委员会、市区町村教育委员会布置调查任务,被调查体育场地所属单位可以登录相应网站“日本政府统计在线调查综合窗口”输入ID编号和密码直接填报数据,这减少了体育行政部门的工作量。

3.5  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信息统计方式比较

中国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沿用的是首先人工现场采集信息,再进行信息录入、上报的统计方式。在“全国第4次体育场地普查”时,开始采用计算机报送信息,到“全国第5次体育场地普查”和“全国第6次体育场地普查”继续延续该信息上报方式,但目前仅“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汇编”[11]进行了网站发布,前5次普查和近几年全国抽样调查均未在网站上发布相关数据。由此可见,中国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更重视信息采集过程,而对信息后期面向社会开放和使用尚不充分,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仅限于体育系统内部使用,尚未充分实现面向社会使用和查询,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的利用率有待提高[12]。

日本全国体育场地普查采用邮寄方式收集各学校体育场地数据,邮寄回收率非常高;而公共体育场地和民间体育场地使用互联网网络在线系统采集信息(即“政府统计在线调查综合窗口”),实现了被调查单位自主填报,系统自动审查误漏,并通过网站等公布调查结果。与此同时,日本建立了调查统计门户网站“e-stat”,用于发布包括体育场地调查数据在内的各类数据,并委托财团、研究机构对调查数据进行研发,对外发布研究成果,挖掘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的潜在价值。

4   启示

4.1  增加教育系统调查表

“中国六普”数据显示:中国教育系统体育场地数量为66.05万个,占比为38.98%;场地面积为10.56亿m2,占比为53.01%[6],大量体育场地集中于教育系统,而全国体育场地普查一般是在调查年的7—8月份进行,体育系统普查员在各类学校暑假期间实地调查难以全面地、直接地获取体育场地信息,由此可见,可试行教育系统体育场地调查表,分类设计各类学校体育场地调查统计指标,对于各类学校内部教学场地只调查场地类型、面积、数量、夜间照明设施数、在校生数等基本信息,而面向社会开放与营利性的体育场地可增设关联指标,例如社会体育指导员人数、附属设施数、面向社会开放日天数、经营方式、收入与支出等。

4.2  完善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指标,提高普查数据使用率

日本总务省发布历年体育馆、田径场、棒球场、游泳池4类主要公共体育场地面积。社会教育调查中体育设施调查内容主要包括体育场地所属单位基本信息、体育场地设施状况、附属设施、志愿者活动、活动举办次数和参与人数、运营情况等12项,调查结果主要是作为体育场馆修缮与资助的重要依据。

在中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是地方政府工作的重要约束性指标[12],因此,各地方政府高度重视体育场地数量、体育场地面积、人均体育场地面积指标,对体育场地其他指标有所忽视。因此,建议完善普查指标,侧重对田径场、体育馆、游泳馆、综合馆等主要室内外公共体育场地和盈利性体育场地及设施相关指标的统计,并且将体育场地运营情况列为重点普查指标;而全民健身路径、健身步道、室外乒乓球场、室外篮球场、农民体育健身工程等公益性公共体育场地相关普查指标列为一般指标,主要调查场地质量、利用率。将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作为体育场地维修资助和体育场地建设类型调整的参考依据,以提高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的使用率。

4.3  增加道路类体育场地普查指标,统计道路类场地长度指标

日本体育厅2017年12月发布了“体育促进地区经济”计划,利用森林、湖泊、河流、雪地、天空等自然资源开展皮划艇、丛林拓展等户外体验项目[12],并将户外运动相关的道路类场地纳入体育场地普查范围。近年来,中国居民体育消费水平逐步提升,体育健身休闲市场需求旺盛,户外运动的道路类场地与以往的室内体育场地和室外体育场地构成了体育活动多维空间;因此,建议增加道路类场地普查指标,具体所指为与户外运动相关的道路类场地,例如登山步道、城市健身步道或绿道、自行车赛道、定向越野路线、滑翔路线(以上均为地方政府相关行政部门批准的路线)等。一方面,这类场地计算场地面积不切合实际,并且作为场地面积进行计算会对后期普查数据分析产生一定干扰;另一方面,地方体育行政部门认为要将这类场地纳入体育场地普查范围,可增加当地人均体育场地面积,并且应以“km”作为该类体育场地的计量单位。

4.4  增加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网络信息系统的网络链接转切,实现自主填报

由于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涉及被调查单位投资、经营收入与支出等财务状况信息,而对填报单位而言,财务状况受各种因素影响较大,其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为提高信息采集的准确性、便捷性、实时性,建议在各级体育行政部门网站设置链接,连接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网络信息系统,由被调查单位直接登陆网络信息系统实现自主填报,增加体育场地信息变更、补充等功能,及时更新体育场地相关变更数据,并且要设专人定期维护该网络信息系统。建议逐步采用互联网信息直报系统,即采用开放式的信息采集方式,建立体育场地信息统计长效机制。

4.5  充分发挥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的公共服务功能,提高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使用率

日本建立了“e-stat”政府統计门户网站,用于发布经济调查、体育场地调查等各行业调查统计数据供社会组织与个人查询。中国的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目前在面向社会使用方面还未充分发挥作用,利用率有待提高。建议尽快建立体育场地普查数据信息系统,增加信息采集与上报、体育场地面向社会开放情况信息检索、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查询、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委托研究项目查询等功能,发布非普查年抽样调查结果,建立中国全国体育场地普查信息数据库,例如发布学校体育场地面向社会开放的信息;面向社会提供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的公共服务。

5   结束语

全国性体育场地普查是一项涉及面广、耗时长、深入细致的系统性工作,需要全国各行各业协同推进[16]。中国经过历年全国体育场地普查后,各项体育场地调查制度逐步完善;但是,本文通过对中国和日本的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调查方法进行比较,力求把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规律性,以期为中国的全国体育场地普查建立统计长效机制提供理论参考和实践启示。

参考文献:

[1]  姜同仁.我国两次体育场地普查情况的比较分析[J].首都体育学院学报,2007,19(2):116.

[2]  张强,刘必水.日本学校体育场地发展的特点与启示[J].体育学刊,2019,26(2):126.

[3]体育·スポーツ施設現況調査の概要[EB/OL].[2018-06-10].http:///n16/n1077/n1467/n3895927/n4119307/4120529.html.

[9]  曹可强.我国体育场地发展现状及对策研究[R].北京:国家体育总局,2015:3.

[10]  日本リサーチセンター.会社概要[EB/OL].[2018-06-10]. http:///pucha/index.html.

[12]  陈元欣,王华燕,张强.体育场地统计长效机制构建[J].上海体育学院学报,2017,41(2):36.

[13]平成27年度调查方法的概略[EB/OL].[2018-06-10].http:///n16/n1077/n1467/n3895927/n3895946/39324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