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教师述职报告 > 小学教师述职 >

武汉地下市委

时间:2021-10-24 09:48:35 浏览次数:

“曾悖同志,出事了,今天上午矫口被服厂发生了大血案。”刘实见到曾悖就这样说。

曾悖忙问:“血案怎么发生的?”

9月份,国民党联勤总部武汉被服厂厂部贴出一张布告,要求全厂职工加班,承诺发给每位职工加班奖金40万元(伪金元券),由于物价飞涨,职工生活困难,都想得到这笔加班费,不论男女职工,每天干14个小时,有的工人累得吐血。仍拼命加班,到了10月底,厂方要求完成的任务工人圆满完成了,职工们满以为40万元到手了。可到了发工资和奖金时,厂方又贴出一张新布告,说“戡乱时期国库空虚,职工奖金碍难照发……”工友们一看,气得肺炸,于是职工们找到厂长徐福海说理,强烈要求厂方发放加班费,却遭到徐福海谩骂,并扬言要开除和饿死带头找他说理的工人,这就引起众怒,工友们呼啦一下,自发结队到武汉行辕请愿。但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第二天数百工人结队再去行辕时,厂部秘书钱汉章和督察戴续林两个狗特务,押着一辆满载武装厂警的卡车来了,他们下了车,指挥厂警向前往行辕请愿的工人队伍开枪扫射,当场打死工人丁海泉、蔡绍倪,打伤数十名工人,制造了“一七”大血案。

“情况就是这样。”刘实简单扼要叙述惨案发生的经过。

曾悖迅速思虑片刻,说:“这是一件重大的血案事件,现在来不及找克东和声簧他们来开会研究了,我们两个商量一下。”

他们坐下来,就在曾悖家里商量,决定刘实速去找到负责联系军工厂的邓祥同志,再由邓祥速到被服厂找工人民主工作队员张彦和积极分子傅言法(李启新),找个地方,紧急商议,作出良策,发动工人群众,与敌人开展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决不能让工人丁海泉和蔡绍倪的鲜血白流!

刘实离开曾悖的家,立马去找邓祥,两人一见面,刘实把曾悖的要求转达邓祥,在这分秒必争的关键时刻,他们没有多说,邓祥速去被服厂,他熟悉情况,很快找到了张彦和傅言法二人与刘实见面。

在汉口武圣路一个茶馆里,他们4人围着一张方桌坐下,就像几位好友在饮茶闲聊。刘实头一次与张彦和傅言法相识,简单询问了他们的经历,接着询问厂里的情况。

“我是钳工。”张彦说,“我在重庆参加了民主工作队,1946年随地下党来到武汉。”

傅言法自我介绍说:“我原是申新纱厂工人,今年8月离开申新,进入被服厂金木工场当模型工,与张彦师傅相识。”

时间紧迫,刘实来不及了解张彦和傅言法的个人情况,他相信邓祥找到这两位师傅肯定是可靠的。他听取张、傅二人谈了厂里情形之后,说:“你们从现在起要注意斗争的动向,要想办法把金木场发动起来,尽快和罢工斗争的工友们取得联系。”

张彦和傅言法心里都明白,这是地下党交给他们的重要任务,觉得受到了共产党信任,一种神圣的责任感从心底升华,向刘实笃实地点头。

邓祥说:“希望你们记住,我们搞斗争,一定做到有理、有利、有节。我们_的人被打死了,敌人输了理,我们一定要和他们斗争到底。缝纫、裁剪两工场的工友已经起来了,我们要把全厂工人群众都发动起来,依靠工人群众的力量,争取对敌斗争的胜利。”

刘实思索着说:“要赶紧成立一七血案治丧委员会。还要提出我们的口号,口号一定要提得响亮,要能起号召作用。”

“这可是要花钱的呀?钱从哪里来。”张彦很无奈地说。

“钱从哪里来?”邓祥想到了一个主意说:“可以发动工友们每人捐一万元,全厂8千多工人,就有8千多万,这叫众人拾柴火焰高。有了钱好办事。”

刘实要求道:“你们千万别管钱。对啦,办丧事要符合当地老百姓的风俗习俗,越土越好。”

一次碰头会,时间不长,不可能什么事都想得那么周到,最后刘实指定张彦回厂争取当一个工友们公认的代表,出面领导这场斗争。傅言法配合张彦工作担任交通联络。

刘实离开茶馆,立即返回向曾悖汇报他和邓祥、张彦和傅言法在茶馆商议的情况。曾悖主持召开市工委委员会议,刘实、杜子才、王尔杰等同志参加。会议主要内容是地下党坚决领导硚口被服厂工人群众开展对敌斗争运动,把反饥饿、反迫害斗争推向高潮,促进武汉三镇民主爱国运动和工人运动蓬勃发展。

会议研究决定,这次运动由刘实全面负责。被服厂内由张彦公开出面,领导工友们进行斗争。傅言法在下面发动,密切配合张彦工作,并负责联络工作。邓祥负责发动各工厂、学校、各界人士声援被服厂工人大罢工。

会议还决定,由刘实、邓祥和张彦、傅言法对设祭堂、谈判、发表宣言、提出口号及抬棺游行等项尽早作出具体安排。

会议结束,曾悖留下刘实,特地提醒他:“这场对敌斗争运动,事关重大,在斗争中一定注意掌握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

“我一定照办,请放心。”刘实说。

曾悖目光深情看着刘实,说:“你重任在肩,去吧,快去找邓祥、张彦他们商量。”

刘实赶紧去找邓祥、张彦和傅言法他们,在汉口满春路一个并不显眼的茶馆里碰头,刘实问他们眼下有什么动静,张彦说《大刚报》昨天(即7日)刊登一则《被服厂工人四百余昨赴行辕请愿》新闻,真实地反映了这场官逼民反起工潮。今天(即8日)《大刚报》又刊登一篇题为《现场目击记》报道文章,揭露了刽子手血腥镇压工人的暴行。工友们看了都拍手叫好,个个精神抖擞,斗争情绪高涨,这好比是满场都是干柴,点着火,就会变成熊熊烈火。

“很好。我们尽快把烈火烧起来。”邓祥说。

“我们在组织发动工友们举行大罢工,他们也在暗地里组织流氓、地痞、特务在工人中散布流言蜚语,威吓工人,企图破坏我们罢工。”傅言法说,“我们要及时揭露他们的阴谋,让全厂工友都知道刽子手在干什么,跟他们作斗争。”

“对,要及时揭穿敌人的阴谋诡计,让他们寸步难行。”邓祥说,“不管斗争有多么尖锐复杂,我们坚定信心,紧紧依靠全厂工人群众,胜利肯定属于我们。”

看到同志们斗争情绪高,决心大,爱动脑,善想办法,刘实很高兴。他进一步了解到厂里工人群众动态,认为开展对敌斗争极其有利。他郑重地向邓祥、张彦和傅言法传达地下党的会议决定,要求他们认真负责落实地下党的各项指示。

经过短暂的讨论,明确各自的任务,碰头会就结束了。

张彦和傅言法立即回到厂里,组织发动工人群众。邓祥带领一大批党员和骨干分子,分别到各厂矿企业、学校、机关发动群众,声援被服厂。刘实又到曾悖家里汇报工作。

这时,曾悖集中精力在起草《告武汉工人兄弟书》、《告全市父老书》。还拟定“你们死了,我们亲眼看见,我们永远记得”、“杀人者抵命”、“给死者报仇”等响亮的口号。

王一南抱着刚满月的儿子,孩子突然哇哇地啼哭,她怕吵着丈夫,影响工作,连忙将奶头塞进儿子的嘴里,很快,孩子安静下来。

听到敲门声,王一南抱着孩子去开门,站在门外的是刘实,他显得很疲倦,他已经两天两夜未曾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