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教师述职报告 > 班主任述职 >

接管重庆与治乱

时间:2021-10-25 10:27:28 浏览次数:

解放军进入重庆后,我们首要的任务是接管,建立一个人民的新重庆。

重庆是长江上游的水陆交通枢纽和最大的工商业城市,也是国民党政府在西南地区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统治中心,其西南行政长官公署就设在这里。重庆解放前夕,国民党政府又从广州仓皇逃到这里。随着国民党反动派的节节败退,各地反动代表人物、国民党残兵败将、特务匪徒等共数万名陆续汇集于此,妄图与新生的人民政权斗法。寄生在旧社会机体上的一切腐败现象,在这里应有尽有。

据我们获取的情报和地下党同志的介绍,重庆虽然人口只有120来万,但敌情社情之复杂确为全国之冠。蒋介石为了实现“建都重庆,割据西南”的妄想,1949年8月和11月先后两次到重庆坐镇指挥。除在重庆市区和周围各县布防重兵外,还特设重庆警备司令部(后改为卫戍总司令部),统辖内政部警察第二总队(约1.8万人)、宪兵第二十四团(约1500人)、重庆警察局警察(约5200人),共2.5万人左右。警备司令部公布“十杀令”,称凡“反抗政府,阻挠政令”、“扰乱社会治安,破坏社会秩序”、“造谣惑众”、“聚众暴动”、“煽动罢工”、“鼓动学潮”、“泄露军机”等等,均处死刑。重庆警察局为加强警察的“战斗力量”,从国民党军杨森第二十军调来一批团级军官,换掉了不懂军事的警察分局局长,对各警察单位补充了武器弹药,组织警察进行实弹射击训练。同时,加紧社会控制,突击检查户口,逮捕革命人士,查封进步报纸。1949年9月2日,朝天门一居民户因用火不慎,引起大火。由于国民党重庆市政府平时不管市政建设和消防设备,火起后无力扑救,酿成巨灾,烧毁街巷39条,学校7所,机关10处,银行、钱庄33家,仓库22座,死伤7000多人,受灾9600多户,灾民4万多人。警备司令刘雨卿、警察局长陈善周(军统特务)召开新闻发布会,嫁祸共产党,造谣“‘九二’火灾是共产党地下分子纵火”,并先后以“纵火犯”、“纵火嫌疑”等罪名,逮捕无辜群众146人,枪杀9人,内有一名13岁孤儿。接着,警备司令部宣布重庆“特别戒严”,实行宵禁。

解放前,重庆一直是国民党特务苦心经营的重点城市。特务组织机构林立,内政部调查统计局(中统)、国防部保密局(军统)、国防部二厅等系统的特务组织多达43个,特务分子8000余人。在国民党反动政府行将灭亡的时候,按照蒋介石的指示,各特务系统纷纷布置“应变”,制定了潜伏、游击、屠杀、爆破等阴谋计划。其要点为:(1)西南地区以重庆为中心,负责与台湾保密局总部联系,将台湾派人带来的潜伏电台、密码,负责具体落实到人;(2)派出一部分特务骨干到郊、县、山区,联络当地蒋军残匪,开展游击活动,与重庆的潜伏台、组互相呼应;(3)在重庆的潜伏人员要利用各种关系作掩护,伺机打入共产党内部,以便“长期潜伏”;(4)将关押在重庆的共产党人员一律枪杀:(5)对重庆的重要工矿、电厂、桥梁、仓库、广播电台,能炸的坚决炸掉。这些“应变”布置虽然有的已经实施,有些还来不及实施,但都加剧了我们接管的严峻形势。中统特务还制定了《第二线工作布置大纲》,安排了“二线潜伏”人员的活动办法。军统特务举办了所谓“全能训练班”,从台湾调来老牌特务李修凯担任保密局西南特区副区长,专门负责布置潜伏;拟订《扩展游击工作纲领》、《建立游击根据地实施办法》,把各特务组织和特务武装分别编成“坚忍”、“四一”、“森卫”、“志农”等部队,准备重庆解放时逃往山区组织游击顽抗;从台湾调来“技术总队”,阴谋在重庆解放时实施爆破计划,并专门成立了“重庆破厂办事处”,确定破坏目标达500多处;制定了屠杀政治犯的计划,从9月开始即陆续把关押在白公馆、渣滓洞、新世界饭店看守所的中共党员、爱国将领和革命人士300余人,分批集中枪杀。

当我军向重庆逼近时,国民党特务于1949年11月27日晚,把囚禁在渣滓洞监狱尚未枪杀的共产党员和革命人士,用机关枪疯狂扫射,最后浇上汽油将监狱焚毁,制造了震惊人寰的血腥惨案。接着,又组织实施爆破计划,由于我地下党领导工人群众英勇护厂,敌人的阴谋才未完全得逞:全市除5座兵工厂的部分厂房设备、2处电站和1座广播电台被炸毁外,其余都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

根据地下党同志介绍和我们初步了解,在我军进缄前夕,国民党重庆市警察局长陈善周于11月29日带领亲信溃逃,全市三分之二的警察也跟随逃走,但有一部分警察看到国民党反动统治大势已去,不愿继续为反动派卖命,留了下来,等待解放。消防大队540名员工全部未走,并保护了本单位的档案和房屋、设备。卫生大队438人也全部未走。这两个大队编造了人员、物资清册,刚一解放就送交市商会,转报人民政府,表示接受领导,愿意为人民服务。骡马店分驻所49名警察,在地下党的影响下,组织了“渝警解放大队”,自动保护自来水厂。第六警察分局全体140人,由分局长荣时章率领跟随陈善周出逃,走到小龙坎后借故脱离大队,又把110名警察悄悄带了回来。第十警察分局200人,跟随国民党第十区区长起义。重庆市警察局副督察长赵之梁等组织“前警察局人员调查登记处”,没有走的警察先后前去登记的有110余人。这些情况,对我们开展接管工作十分有利。

12月1日,我们进入重庆,心情十分激动。国民党反动统治行将彻底崩溃,重庆回到了人民手中,我十分高兴;但要去接管重庆这样一个敌情社情极其复杂的大城市,把军管会公安工作做好,又感到担子很重,责任重大。尽管如此,神圣的使命感和强烈的责任感,驱使我迎着困难勇往直前。

1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正式成立,同时宣布正式开始接管重庆市。军管会确定接管重庆的方针是:自上而下地按系统对旧机构及其人员进行接收;大力发动工人、职员、群众参加接管。接管首先要求保持完整,避免破坏与损失;其次是将接收与管理结合起来,迅速恢复秩序。在市军管会公安部未接管旧警察系统前,由中国人民解放军重庆警备司令部组织军队维持秩序,管理社会治安。

根据军管会的接管方针,我和军管会公安部的同志一道,对公安工作的复杂情况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对接管形势有了统一的认识:第一,重庆是最后解放的大城市,敌特内部已呈空前混乱动摇状态,我党宽大政策的感召,不仅在一般敌伪组织内,而且在特务内部也发生了巨大影响,死心塌地的顽固分子必将减少,这为我们分化、争取、教育、使用敌军、政、警、宪、特人员创造了有利的条件。第二,党中央对城市公安接管工作规定了完整的政策,并有各种具体的指示,只要我们认真贯彻执行,我们就会不走弯路,少犯错误。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