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职报告网为您提供优质参考范文! 个人述职报告 工作述职报告 教师述职报告 公司述职报告
当前位置:教师述职报告 > 班主任述职 >

刺刀下的白衣天使

时间:2021-10-26 11:21:05 浏览次数:

今年5·12护士节前夕,福州发现一张1935年护士节时拍摄的一张合影,这也是福州市现存最早的护士节留影。照片前排正中站着的那位男子名叫陈为信,当时是福州塔亭医院的总务医师,当时福州唯一可以给护士授冠的人。陈为信的儿子陈兆奋讲述了他父亲在抗战中的故事。

1941年和1944年,福州两度沦陷,日本侵略者在福州横行一时。当时,福州地方没有像样的军队可以与之抗衡,普通民众没有可以武装起来的武器,但抗争无时无刻地在进行着……

说起福州人与侵略者的斗争,如今几位年近百岁的老人,不约而同地想起当时的福建省红十字会,想起日寇占领时,唯一一个未被占领的医院———塔亭医院(今福州二院),和一群优秀的、以救人为天职的医生护士们。

让我们记住这几位优秀的福州医生:陈颂盘、陈宗盘、陈为信。老人们这样评价他们:他们的笑总挂在脸上,永远在告诫自己的学生,用全心的爱来对待世人,而且,对于一切残暴,他们也总是挂着笑,温和地与残暴抗争。在抗日战争期间,他们救下无数的性命……

福州沦陷.亲历

塔亭医院,最后一块人道阵地

在日军空军疯狂轰炸的年代,各国在福州的租界为了防止被误炸,纷纷在自己的屋顶上刷上了国旗,当时,塔亭医院的屋顶上,也刷上了英国国旗。

1944年11月,日军驻扎在仓山的汇丰银行,在这所银行的旁边,是马房巷——日军刑讯和杀害我抗日志士的地方,还有一街之隔的塔亭医院。值得一提的是,塔亭医院一直在收治与日军交战的中国伤员。

汇丰银行地势高,在那座建筑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塔亭医院屋顶上的英国国旗,日军当时就准备接管这家医院。当时,省立医院迁走,协和、柴井(现福州市一院)被占领,塔亭医院成了最后一块人道主义的阵地。

当时的塔亭医院,还管辖着一家护士学校塔亭高级护士学校,医院的医生兼任着该校的教师。在福州,新中国的第一批优秀护士,许多出自于这所学校。

塔亭医院在福州沦陷期间,一直保持着它的独立性,没有被日本人占领。

我们这医院是“万国”的

日军第一次冲进医院的那天,两个十来岁的孩子趴在墙头,目睹了全过程,他们俩分别是塔亭医院院长陈颂盘和总务医师陈为信的儿子,一个叫陈天如,一个叫陈兆奋。

陈兆奋如今已是75岁的老人,但他回忆起那天的情况,还是激动不已。他告诉我们当天发生的事:

日本宪兵队肯定是经过周密计划,来占领这家医院的,他们首先绕到后门(釉花井门),将后门封起,然后派兵从前门进入。当时,医院里许多人没处跑,在医院里找个角落藏起来,院长陈颂盘和总务医师陈为信两人是国际红十字会员,知道日本人的到来,两人均换上最体面的白大褂,戴上国际红十字会臂章,挡住了日本人。

日军通过汉奸翻译问:“这所医院是英国敌产,我们要接收。”颂盘通过翻译答说:“这个医院是中国人的医院,我是院长,他是医生,没有外国人。”并指臂章说:“我们是国际红十字会成员,执行红十字的宗旨。”

日本人凶了起来,将刺刀架到医生们面前:“你屋顶刷的是英国国旗,还有什么话说?”陈为信在东瀛大学读过书,会熟练地说日语,他站出来用日语说:“屋顶上有英国国旗的这座楼,是英国人捐钱建的,我们这里还有德国人捐建的楼房,还有日本人出钱建的房,我们这医院是‘万国’的。”

此时,日本宪兵有所忌惮,收回了刺刀,陈为信提高嗓门说:“你们的日本领事前些天就在我们这里看病,我给他看的。”接着说出了领事的名字,一听到这个名字,几个日本宪兵立刻做立正姿势,但领头的那个还没死心,问了一句:“我们有病你们为我们看病吗?”陈答:“当然是一视同仁。”宪兵这才退去,危机就此解除。

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看病

在陈颂盘之前,塔亭医院的院长叫黄约翰,是个英国人,他们组成了当时的红十字队伍,在炸弹满天飞的日子里,这些戴着红十字臂章的人,自己开着车,将各种救援物资送到各个医院。黄约翰回国后,红十字“人道、博爱、奉献”的精神继续在这所医院里传扬,一群了不起的医生护士也在这里成长。

当时,塔亭医院只有3个医生,除了前述两位,还有院长的弟弟陈宗盘,他在英国读过书,是个外科医生。每

天,他们至少花16小时给病人看病,还有教导护士。当年的护士王玉珍如今还记得当年医生们教她的“十心”口号,那时,这群女孩们天天诵读:“要有爱心、虚心、耐心、认真的心、同情的心……”

如今已是94岁高龄的护士林敏庄说起这些医生,还是钦佩无比。她描述陈颂盘院长一天的工作:每天提早一个小时到医院上班,专门为当时流行的肺鼠疫(类似于2003年的非典症状及传染性),持续1个半小时,然后进行全身消毒,去看儿科门诊,接着去巡病房,接着再去门诊。如果遇上大手术,则是三个医生一起上。

护士们说起一件同样的事:3个医生太少了,病人太多了,让人记忆最深的是医生们的工作状态,他们忙得连打杯水的时间都没有,医院里专门有佣人定时给他们送饮料和食物,他们一边啃着馒头一边给病人看病。

(海峡都市报)